申廷根
  [ “美國只是想滅滅火而已,對真正的大規模監聽並不會有什麼改變。此外,這樣的雙邊協議有可能進一步加劇歐盟的分裂。” ]
  自從爆出德國總理默克爾手機被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監聽之後,德國政府採取了召見美國駐德大使、派政府高級代表前往美國瞭解情況、決定召開議會特別會議等一系列措施。這些抗議性措施收效甚微,美國在監聽一事上依然我行我素,言辭態度未發生根本性變化。
  斯諾登會不會來德國?
  上周,德國綠黨議員漢斯-克裡斯蒂安·施特勒貝勒在莫斯科秘密會見了在這裡政治避難的斯諾登,邀請他前往德國聽證,並帶回了斯諾登給德國政府的親筆信。
  施特勒貝勒在新聞發佈會上出示了這封信件。斯諾登在信中寫道:“我收到請求,就有關調查大規模監聽活動給您寫這封信……我的政治行為所引起的反響讓我備受鼓舞……儘管我所做努力的結果是積極的,我的政府卻把不同政見當成背叛,並把政治意見的表達當成犯罪行為……只要條件許可,我很高興去貴國與您對話,並感謝您為維護國際法所付出的努力。”
  對於這次會見,德國政府發出了模糊的聲音。聯邦政府發言人塞伯特稱,聯邦政府對施特勒貝勒會見斯諾登事先並不知情,會見是“議員的個人行為”。然而內政部長弗里德里希卻表示,如果斯諾登願意就NSA監聽德國政要方面提供信息,德國願意與斯諾登接觸。
  據斯諾登的律師指出,斯諾登無法離開俄羅斯前往德國,否則他的政治避難自動失效。可行的辦法是在俄羅斯對斯諾登進行聽證。目前,克裡姆林宮已經表示,斯諾登有權利確定自己與誰進行對話。
  德國社民黨、綠黨和左翼黨要求德國向斯諾登提供政治庇護,或者至少為斯諾登來德國聽證提供法律安全保障。施特勒貝勒表示,斯諾登可以提供很多德國不知道和無法知道的信息。
  德國社民黨原總理競選人施泰因布呂克強調德國在監聽事件中要更加自信地與美國交涉。他表示:“德國不允許任何人戲耍,在美國人看來,德國的主權顯然不是什麼頭等大事。”施泰因布呂克也批評默克爾政府在大選期間故意掩蓋了監聽醜聞的嚴重性。
  聯盟黨一方則表現得較為保守,認為斯諾登來德國的可能性很小,因為美國向德國發出了引渡要求,而且,目前還沒有必要就斯諾登是否來德國做決定。給斯諾登提供政治避難必然會傷害德美關係,也許是德國政府難以決定的主要考慮。
  美國大使忙圓場
  在德國議員會見斯諾登之後,瑞士多名議員目前也表示想會見斯諾登。因為斯諾登曾負責美國情報部門針對日內瓦聯合國辦事處的任務,他知道美國情報人員在瑞士的所作所為。另一位議員則表示,瑞士是許多聯合國機構、國際機構以及國際商貿中轉中心。從媒體報道來看,美國在日內瓦也有跟柏林規模相當的監聽行為。
  美國駐德大使約翰·愛默生在被德外交部長召見之後,近日又接連接受多家德國媒體的採訪,被當眾質問最直接尖銳的問題:“聽說使館屋頂安裝了竊聽電子設備,我們能上去看看嗎?”“你們認為默克爾跟恐怖分子有聯繫嗎?”“德國議員去會見了斯諾登,您對此有什麼感受?”“作為第一位被德國外交部召見的美國駐德國大使,您有何評價?”對此美國大使只能說好話打圓場,強調德國和美國的友好關係和他對德國民眾憤怒的理解。他表明自己及時將相關情況反映到了美國政府,同時也在盡一切努力跟民眾和媒體交流,讓德國和美國共同度過這段“艱難”時期。
  德美將簽訂互不監聽協議
  據英國媒體披露,歐洲各國情報部門在大規模網絡監聽方面有著密切合作。此次被披露的消息同樣來自斯諾登提供的文件。文件稱:“德國、法國、西班牙、瑞典過去5年在網絡監聽技術方面進行了密切合作。”但文件中沒有說,歐盟國家使用了這些技術進行大規模監聽。資料中一份2008年GCHQ的文件指出,英國情報部門只能處理10G容量的光纜,而德國情報部門可以處理100G的容量。
  德國媒體昨日報道稱,德國和美國之間有望在明年初簽訂互不監聽協議。報道稱該消息來自德國政府內部,然而歐盟對這樣的雙邊協定表示懷疑。“美國只是想滅滅火而已,對真正的大規模監聽並不會有什麼改變。此外,這樣的雙邊協議有可能進一步加劇歐盟的分裂。”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海綿蛋糕食譜

zm94zmtbk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